在清雅弦歌中,变化忽起,众人正在曲意中沉浸,何曾想到突然杀机乍现!

  宁诗舞在弦断一刹弹身而起,右手中已握住一把精光四射的匕首,瞬间向鲁秋道左首的余收言连发八招,左手轻扬,七枚铁莲子射身鲁秋道右边的刘魁,饶是一向以暗器成名江湖人称飞叶手的刘魁也闹了一个手忙脚乱,不及接挡,抽身退开。

  到是余收言早预料到如此变故般,长剑及时在手,见招拆招,逼开宁诗舞。

  鲁秋道正色迷迷地看着化身临云的清儿,正是色授魂消,酥软风情的时候,那能想到尾弦断裂,却是化为一道暗器直射心窝,自忖必死,却从身后传来一股大力,将他扯开,虽是摔得好不狼狈,好歹避过了杀身大祸,胆战心惊之下,一跤坐倒在地,爬不起来,一声惊呼这才从口唇中蹙出!

  一人横身挡在鲁秋道之前,面似寒霜,眉目如钩,二指夹住断弦,双眼冷冷看着清儿,傲然发话,虫大师手下的第一杀手也不过如此!

  这个眉间一颗黑痣,身材并不高大,神态中却充满了无比危险和侵略性的人,当然就是鬼失惊!!!

  几声轻响,宁诗舞发出的铁莲子方始撞在墙壁上

  雷惊天长剑这才出手,缠住宁诗舞,二人以快打快,竟然全然不闻兵刃相交之声,葛冲扬单掌冲向清儿,铮然一声,清儿手上琴再断一弦,弹向葛冲,葛冲闪身堪堪避开

  当的一声,雷惊天的剑终于碰上了宁诗舞的匕首,二人同时一震,停下手来,各自调息。

  断弦一端在鬼失惊手上,另一端仍连在琴上,清儿暗中发劲,断弦却是纹丝不动,再细看对方的形貌,心中那还不知这个毫无端倪突然现身的是何人,淡淡道了一声,鬼失惊!语气虽含惊意,确仍是毫不动气。

  秦聆韵果然厉害,可惜你纵是化身万千,百算千算,那怕借花溅泪之力调开了水总管,却忘了还有我。鬼失惊举手止住正待出手的刘魁,眼光盯紧清儿抚在琴上的手。

  清儿一手轻轻取下面纱,露出英气勃发的面容,不错,我才是秦聆韵。轻叹一声,鬼失惊一向是暗中算计别人,这次竟然会暗中做人保镖,实在是让人走眼。

  鬼失惊桀桀大笑,虫大师一向一击即退,这次却要损兵折将徒劳无功,才是真正让人走眼!

  秦聆韵低头看琴,我尚有的五弦未发,你却好象已成竹在胸了。

  鬼失惊冷笑,你不妨试试!

  秦聆韵看宁诗舞站到身边,神态激昂,花容却是如常,已摆出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样子,心中暗暗叹息。

  她与宁诗舞早估计到轻歌之毒未必奏效,所以先让宁诗舞假意承认自己是秦聆韵,让对方放下戒心,再化身临云让众人在失魂落魄的曲调声中蓦然出手,本已是天衣无缝的一道计策,确不料走了水知寒,竟然又来了一个鬼失惊!

  将军府中最可怕的二个人竟然都来到了此地,可见将军已决意与虫大师一决胜负!

  秦聆韵想到虫大师临行前的叮嘱,切忌心浮气躁!,长长吸了一口气,事到如今,也只有全力一拼了!她虽然目光不离鬼失惊,眼角余光却暗暗扫向惊魂稍定退到鬼失惊身旁的鲁秋道

  然而连虫大师都伤在鬼失惊手下,她又能在鬼失惊的眼皮底下杀了鲁秋道吗?何况还有旁边虎视的几大高手,更有这个让人难以揣测深浅的余收言!

  余收言眼望宁诗舞,虽在一触即发的刀光剑影中,却仍是嘴角含笑,我早看出这个临云是清儿姑娘所扮,此等情形,此等琴艺,自然能料到清儿便是秦聆韵,却还是猜不出宁公主是何方神圣?

  宁诗舞眼见敌人已成合围之势,再望着鬼失惊这个江湖上最令人惧怕的杀手,心知今日已无幸理。昂然道,我是谁并不重要,反正今日是与秦姑娘同进共退!

  余收言仗剑指天,怅然一叹,秦姑娘七弦已断其二,气势已然被夺,还有出手的必要么?

  秦聆韵亦叹道,若是只有鬼失惊一人,还有一拼之力,加上公子,我们好象已是必败无疑了。

  余收言失笑道,姑娘莫非还认为可以独拼鬼先生吗?只怕是在图脱身之计吧。眼望刘魁,刘知府与雷葛二位防止敌人逃走,我来看住宁公主,且看鬼先生怎么对付虫大师的第一杀手。

  鬼失惊也是仰天大笑,虫大师也伤在我手上,我倒要看看这个小姑娘凭什么如此大言不惭。

  刘魁眼见大局已定,心中大快,要知鲁秋道若在他的地头上有了什么损伤,丢官尚在其次,只怕命也难保,当下与雷惊天葛冲轰然应诺,围在秦宁二人的身后。

  秦聆韵与宁诗舞只面对着鬼失惊余收言鲁秋道三人,面色凝重,准备全力一博。

  秦聆韵指尖轻挑,琴音再起,古时琴分七弦五音,适才一弦黄钟二弦慢角已然空断无功,尚有五弦却仍被她弹出调子,空灵的琴声中秦聆韵轻轻叹道,我早对余公子说过了,要弹的琴总是要弹,要做的事总还是要做!纵然力有未逮,却也只好全力一试言未罢秦聆韵面色突然惨白,小指一划一剔,本已与鬼失惊之间崩得笔直的尾弦再断,鬼失惊不预有此,力道错开,一失神间,四弦再断,齐袭他胸前四道大穴。

  秦聆韵终于再度出手。

  四弦虽是齐断,来势却是有缓有急,附着秦聆韵满蓄的内力,嗤嗤的破空之声不绝入耳。

  鬼失惊毫无动容,双手齐发,各捞二弦在手,弦绕臂而上,缠了数圈,断弦笔直如箭,先是一滞,然后在弦中弯曲成一道弧线,秦聆韵竟然以短攻长,舍弃轻灵的变化,要与对方以内力相拼!!!

  然而面对成名数载的鬼失惊,此举何异于投火之灯蛾!

  弯弧缓缓向秦聆韵推去,正是鬼失惊霸道内力的反击!

  秦聆韵清喝一声,指尖再一劈一挑,四弦全从琴上断开,竟然撤开了内力。

  众人齐齐吃了一惊,在鬼失惊风卷而至的内力面前如此收功简直就是自杀,四弦骤然加速直刺向秦聆韵的如花面容,

  秦聆韵面起潮红,嘎然一声声如裂帛,最后一根蕤宾弦终于断开,秦聆韵对自身的安危竟然全置之度外,最后一根弦乃是直刺向鲁秋道,这是琴中最后亦是最粗的一弦,加上她全身的功力,去势更疾,隐含风雷之声,已是秦聆韵最后的舍命一击

  众人再惊,鲁秋道面色大变,绝没有想到秦聆韵身处绝境宁可甘受鬼失惊的全力反击,竟然还不忘取自己性命,

  却只见鬼失惊双手奇怪的一扭一摆,尽缚在四弦中的双手已然脱出,四弦只缚住了他手中透明无色的云丝手套,双掌一钳,拍向秦聆韵的最后一根弦

  那时

  谁也没有想到鬼失惊的手上竟然戴着手套,谁也没有料到鬼失惊的武功奇幻至此

  秦聆韵茫然暗叹,这样的情况下也不能毕其功,已然绝望。

  宁诗舞满脸黯然,唯有短刃在手,尽全力挑向疾射而来的四根断弦。

  鲁秋道神情大定,脑中开始想着如何让这个美丽女子在自己身下臣服。